记者调查:单靠教材活?校园书店说“不”

资料来源:《北京日报》

记者调查校园书店如何在政策支持下寻求突破和转型

你仅靠教材生活吗?校园书店说“不”

北京语言文化大学吴彤书店

史静品悦书店

今年,教育部出台了支持校园实体书店发展的指导方针,建议加强对校园实体书店的建设规划和支持。那么,校园书店的生活怎么样?记者最近参观了本市的几家校园书店,发现校园书店的生活条件参差不齐,有的坚持传统,有的寻求突破。然而,校园书店的过渡期已经到来。

仅靠单一的教科书模式是很难生活的。

几十年来,教科书一直是校园书店的生命线,但这条生命线越来越难以掌握。

中国地质大学(北京)校园书店位于图书馆内,但它的主要位置早已让位于镜子分发柜台、手机维修柜台和供学生处理电话卡的四张桌子。

书店没有列出,在最里面的一层大约有15个书架。书店负责人说,地球科学大学大约有12000名本科生,学生人数不多,买书的学生比以前少,所以书店不容易生存。他说校园书店有20年的历史,是学校的第三生产单位。“原来,书店的面积有100多平方米。多年来,面积逐渐缩小,现在的营业面积只有20多平方米。”

"我们的书太独特、太小,发行了3000册后5年内都卖不出去。"负责人说。然而,根据记者从学生那里得到的信息,一套教材现在一般是200到300元,最贵的大约是500元。一些学生并没有选择购买新书,而是通过从学校跳蚤市场复制或捡拾旧书来为自己省钱。一名学生说:“有一个31人的班级买了一套教材,另外30套是影印的。当时,我被蒙在鼓里。”根据调查,学生有这样选择的原因是,首先,许多学生在毕业后从事某一职业或与他们的专业无关;其次,书的价格不便宜。

明德书店(北京科技大学专卖店)也主要销售单一教材,店面面积超过30平方米。书店的负责人说,因为许多学生喜欢买旧课本,只有当课本换了,新版本发行了,书的销量才会大大增加。此外,教材的销售也与行业发展趋势密切相关。近年来,冶炼和钢铁工业有所下降,因此这种教材不容易销售。正是在午休时间,生物化学系的王同学花了156元买了三本教科书。他说,如果这些教科书是从跳蚤市场买的,它们会花20或30元。他还透露,教师现在在课堂上使用ppt,这是教材的精髓。抄写ppt比阅读准备考试的教材更有帮助,所以学生比以前更少依赖教材。

书店变成了交流的平台,有亲和力。

学院路和成富路周围的大学校园书店大多在外观上比较传统,但也有一些书店突然出现,开始了转型之路。

吴彤书店位于北京语言文化大学校园内,由北京语言文化大学出版社经营。学校免费提供场地。占地300平方米,里面还隐藏着一个传统的文化体验中心。书香和茶香溢出,给这个校园书店一个美丽的景色。吴彤书店是一家专业书店,有整洁漂亮的书籍。图书的分类也有其自身的特点,如少儿汉语、少儿汉语、海外考试、双语图书、中国文学等。这家商店将出售创意产品,甚至运动服、帽子等。

中午,泰国的安莉娅正在翻她的书。她已经在中国呆了半年多了。“这里有很多教材。王府井书店比这家大得多,但它可能找不到我需要的书。”北京语言文化大学的老师王秀红经常去书店。"许多前沿学术著作出版得非常快。"她直言不讳地说,她会在书店买急需的书,也想在网上买一些暂时不需要的书。

与书店相连的是一个文化体验中心,在这里茶具和茶叶在多博吉等待欣赏者,外国人坐在中国桌椅前静静地品茶。21岁的加拿大学生李云起是这里的常客,他拿起碗说:“这是白茶,闻起来像香水。”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个100平方米的空间将有茶道和茶艺体验,古筝和书法将在未来教授。虽然空间不大,但它欢迎了沙特王子、阿联酋皇室成员和欧盟官员等贵宾,更多的是像李云起这样热爱中国文化的外国学生。

对于大众来说,校园书店模式就在这里。

"地下室的书店去年底关门了!"北京师范大学的学生赵珈琪说。她提到的书店最初位于学校一楼的地下室。

对于那些没有注册很久的北大新生来说,校园书店可能还依稀存在,但有人第一个在校园东门找到了史静品悦书店。Jin是中文系的新生,他的眼睛里藏着一种惊喜。“图书馆相当沉闷,这里更有情调。图书馆里的书更学术性,这里的书更艺术性。”一个主修物理的女孩正在用一种笔画和另一种笔画书写,“当我进入学校的时候,我有各种各样的事情要做。我心里浮躁,当我走进书店时,我完全平静下来。”五个主修统计学的新生聚在一起买代数书,为新学年做准备。

史静品悦书店六个月前进行了翻新。三十多年来,它一直是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的传统服务部。然而,自从书店变得更漂亮以来,交通量增加了好几倍。学生、附近居民和远方读者分享校园书店的场景尤其感人。在这个书店里,通俗图书和专业图书、校园书店功能和通俗书店功能实现了无缝连接。

走进书店很有趣。我首先看到的是公共图书馆。市场上最流行的文学、社会科学、历史和科学书籍可以在这里找到。玻璃瓶里的花,桌子上打开的精美图画书,靠近窗户的桌椅,似乎都表明这是一家友好的艺术书店。如果你往里走,你会发现一个独立的儿童阅读区,在那里孩子们可以安静地阅读。再往前走,有教育图书厅、教材和辅助厅以及活动厅。每个大厅都有不同的风格和不同的位置。

史静产品阅读经理高夏表示,书店现在的面积超过400平方米,其中100平方米的空间最初是从仓库改建而来的。“我们书籍的展示打破了专业和非专业的界限。教育图书厅有关于学前教育、家庭教育和教师教育的书籍,教材厅包括义务教育书籍和高等教育教材。”接下来,书店将与各部门进行一些联系,如依托艺术学院开展阅读活动,为大学生创业提供平台,为产品展示和销售提供空间。

高夏和她的同事们并不孤单。校外书店(Foreign Studies书店)和名德书店(全国人大书店)等校园书店改变了校园书店的旧面貌。它们也是校园书店的希望。(陆夏衍、王海鑫)

相关新闻

推荐新闻
热门新闻
最新新闻
copyright 2018-2019 qdrohq.com 盘阳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