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为何总能获得诺贝尔奖?

温:徐静波

10月9日,瑞典皇家科学院宣布,日本化学家阿基拉·吉野、德克萨斯大学教授约翰·古德伊尔和纽约州立大学教授斯坦利·维廷汉姆获得诺贝尔化学奖。阿基拉·吉野是日本第27位诺贝尔奖获得者。进入21世纪的头20年,日本平均每年获得一项诺贝尔自然科学奖,令国际社会震惊的是,前诺贝尔奖获得者英国、德国和法国远远落在后面。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日本在21世纪初经历了诺贝尔奖的井喷。

亚洲新闻社社长徐静波在《日本人的生活方式》中提到了这个问题:为什么日本人经常获奖?中国能从中学到什么?

图:数据图片

2016年10月3日,日本理工大学名誉教授大sumi获得诺贝尔医学生理学奖,这也是第25位获得诺贝尔奖的日本人。

71岁的大Sumi yoshinori先生毕业于东京大学,在母校获得博士学位。他学什么学科?研究的是细胞中蛋白质分解的“自噬”功能。这种“自噬”功能通常被称为“吃掉自己”。自噬可以降解潜在的有毒蛋白质,以防止细胞损伤或细胞凋亡过程。大众的理解意味着人们可以延缓衰老,过上健康长寿的生活。

Ohsumi先生50岁开始长出胡须,所以当他获奖后第一次出现在电视屏幕上时,很多人认为他弄错了动画大师宫崎骏的照片。这两个人看起来真的有点像双胞胎。

浙江大学医学院生物化学系系主任刘伟教授于2010年邀请大禹先生到浙江大学进行学术交流。在刘伟教授看来,大禹作为科学家的成就远远超过了普通研究人员。刘伟教授说:“当时他给浙江大学准备了许多ppt,许多重要的资料甚至还没有出版。”。“未发表的材料很容易被别人复制,但他一点也不在乎。他对我们没有任何保留,就像他在日本的门徒一样。他和他父亲一样存在。他希望我们的研究将会发展,自噬领域将会有更大的进展,所以他毫无保留地向我们提供了他的研究结果。”

Yoshinori ohsumi地图:信息图片

在获奖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大相扑拿出他的妻子,说他的妻子应该为诺贝尔奖负责。因为他从不询问家庭事务,而是致力于研究,所以他的妻子给予了他最大的理解和支持。

据说大相扑先生有获奖的预感,因为他去年获得了五项国际奖项,所有这些都被称为诺贝尔奖的“预备奖”。因此,当他收到诺贝尔奖的通知时,他正和妻子在家静静地喝酒。

2012年,京都大学的山中伸弥教授在家里修理洗衣机时,被告知诺贝尔医学奖。电话最初是由他的妻子接的,她是在听到海外打来的英语电话后才给山中伸弥教授的。山中伸弥教授听到诺贝尔奖委员会的电话时,最初认为对方打错了。尽管另一方反复声明这是颁奖委员会的正式获奖通知电话,但他仍持怀疑态度。不久,日本主要电视台播放了山中伸弥教授获奖的消息。直到那时,他才相信,当他50岁的时候,世界最高科学奖已经落到了自己的头上。他研究了ips通用细胞,这种细胞可以克隆人体器官并拯救人类生命。

山中伸弥地图:信息图片

2002年初,一位不知名的日本工程师获得了诺贝尔化学奖。那一年,76岁的小柴昌俊教授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然而,小蔡教授的快乐只持续了一天,第二天就被遗忘了,因为诺贝尔化学奖授予了一位名叫“耕田”的日本人。

从日本教育、文化和体育部到主要媒体,他们都在拼命寻找田中幸一,他从未被听说过,也未在任何数据库中找到。没人想到这个人会是日本企业岛津生产研究所的工程师。获奖的原因是因为他开发了一种识别生物大分子质量的方法。

一位43岁的无名工程师获得了诺贝尔奖,他只有学士学位,但由于在校学习德语而未能通过考试。没有诺贝尔奖,田中会一步一步努力工作直到退休,但是诺贝尔奖让他和他的雇主岛津生产研究所感到困惑。

岛津生产研究所的员工获得诺贝尔奖当然是件好事。他们立即为阿贝尔·塔马塔中耕的“军人(主任)”做好了治疗准备,但田中耕受不了。他拒绝了。

岛津生产学院不能给人一种“人才不受重视,不能留住”的印象。因此,它不能让地里的耕种消失,也不能重复使用。因此,一个以田中的名字命名的研究所专门为他设立了主任职位。然而,田中好几年没工作了,他的头发变白了。他说他只能当工程师,不能当领导。

在田里耕作:幼稚

进入21世纪,获奖的日本科学家数量迅速增加。自本世纪以来,获奖者包括物理8名、化学6名和生理学或医学3名,共计17名,平均每年1名。自1949年汤川秀树成为第一位日本获奖者以来,共有25名日本科学家(包括两名日裔美国科学家)获得了该奖项。可以看出,日本人把精力集中在本世纪的诺贝尔奖上,集中在物理、化学和医学上。

日本让前诺贝尔奖得主英国、德国和法国远远落在后面,令国际社会感到惊讶。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诺贝尔奖在21世纪初在日本爆发。

我认为,除了善于反思和努力工作的科学家之外,日本的科研环境、评估机制和资金保障都是重要因素。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大多数在日本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都有一个相对美好的童年,喜欢亲近自然,探索自然,喜欢阅读,擅长阅读,他们的父母在启发和引导他们的成长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1973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江崎玲于奈曾经说过,一个人最初天真的兴趣和探索欲望来自于他童年时与自然的接触。这是非常重要的科学启蒙教育和一代科学大师的道路。

江崎玲于奈:维基共享空间

小时候,身体虚弱、体弱多病的大相扑喜欢制作飞机模型和晶体管收音机。夏天,他喜欢在河里钓鱼,抓萤火虫和昆虫。他带着一张网在野外走了一天。他非常喜欢大自然。收集昆虫是一大爱好。他也是小学科学教科书的编辑。在他看来,让孩子怀着珍贵的好奇心爱上自然、科学和世界是一切的起点。

据统计,2000年以后日本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大部分研究成果是在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左右获得的,比他们的获奖时间早20到30年。

大禹先生获奖的研究成果实际上是在20多年前,即20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在东京大学任教期间获得的。

日本“明治维新”后,高等教育主要模仿德国模式,重视科学研究。日本政府和企业非常重视对科学研究的投资。其科研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67%(2007年),居世界首位。虽然高校科研经费仅占科研经费总额的18.3%(2006年),但高校科研经费的结构与企业和其他研究机构完全相反。基础研究经费占主体(约55%),基础研究是无限获得诺贝尔奖的温床。

近年来,德国、法国,尤其是韩国也将国内生产总值的很大一部分用于研发,但它们的诺贝尔奖获得者没有日本多。从这一点来看,增加研发成本投资只是在诺贝尔奖层面实现科技突破的必要条件,而不是充分条件。因此,有必要进一步调查其他因素。

日本制造的机器人照片:像素

本世纪日本诺贝尔奖获得者接受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的年代主要集中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当时日本的教育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从1960年到1970年,日本高等教育机构的总数从525所增加到921所,增加了75%。相应地,大学生的人数也大大增加了,1970年的学生人数(168.5万)是1960年(70万)的2.4倍。日本的大学教育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进入了“大众化阶段”,这为大大提高公民的科学素养奠定了基础。

日本经济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进入快速增长时期,十多年后已成为世界经济强国。随着经济的发展,日本对研发资金的总投资和研发资金的投入力度也在不断加大,这为科学技术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经济发展需要补充大量高素质的专业人才,特别是理工科人才,这就要求高校扩大教育规模,调整学科结构,增加经费,提高办学质量,改善治理。这些因素的结合为日本诺贝尔奖获得者创造了独特的教育环境和研究氛围。

我们发现,在17位诺贝尔奖获得者中,名古屋大学和东京大学的本科生毕业最多。名古屋大学不在日本顶尖大学之列,但名古屋大学拥有最多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原因是学校里大多数教授和副教授都比较年轻,他们的学术氛围更加自由、开明和民主。名古屋大学副校长方渡边在2009年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名古屋大学的座右铭是‘做一个有勇气的知识分子’。它的意义不仅在于培养已经获得知识的人才,而且在于有勇气带着怀疑进行研究。”

名古屋大学丰田演讲厅照片:drkssn

除了上述因素,一流的实验条件也为日本科学家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特别是对于物理、化学和生命科学等非常重视实验的学科来说,一流的实验条件尤为重要,有时甚至是决定性的。2001年野依良治获奖后,日本政府拨出7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9亿元)为他的实验设备建立了一个先进的研究中心。日本凭借其精湛的加工技术和坚实的工业基础,为科学家开展创新研究提供了世界级的工作条件。

2012年诺贝尔生理医学奖得主山中伸弥(Shinya yamanaka)取得了巨大成就,这要归功于奈良科技高级研究生院和日本科技促进局,它们长期以来一直支持他的研究。这意味着日本仍然保留着允许“可能性”发芽的土壤。

换句话说,独立、自由和不受干涉是日本科学家经常获得诺贝尔奖的主要原因。然而,日本大学大多是研究型大学,它们利用科学研究来推动教学,而不是教学型学校。这是日本频繁产生高质量科研成果的一个重要原因。

此外,日本科学家的高专业声望和丰厚的薪水也为他们致力于教学和研究提供了有利条件。对日本社会地位的调查显示,在日本的187种职业中,大学教师的职业声望得分为83分,仅次于法官和律师的87分,远远高于大型企业高级管理层的73分、高级公务员的70分和演员的58分。

野依良治:维基共享空间

在经济收入方面,日本厚生劳动省“工资结构基本统计调查”的结果显示,日本大学教授的平均工资约为1122万日元(约73万元),远远高于国家公务员的663万日元(约43万元)。

中国教育专家熊丙奇指出,中国学术环境最缺乏的不是资金,而是批评和质疑的精神。只有给学者更多的自由空间,建立学者平等竞争的学术环境,中国的一流成就才会呈现出井喷的趋势。

2001年,日本推出了“科学技术基本计划”,明确设定了日本在21世纪前50年获得30项诺贝尔奖的目标。当时,许多学者对这一目标的实现表示担忧。然而,今天,大多数人不再怀疑这一点。没有其他原因,在过去的17年里,这个项目表现出惊人的完成,一半的进度在不到三分之一的时间内完成,17人获得了奖项。我们预计将来会有更多的诺贝尔奖得主出现在中国,使获得诺贝尔奖成为中国的一种新常态。

_____________

以上摘录摘自《日本活法》

网络图

《日本生命法》

作者:徐静波

出版社:中和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7年7月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 极速赛车购买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相关新闻

推荐新闻
热门新闻
最新新闻
copyright 2018-2019 qdrohq.com 盘阳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